首页 在线新闻正文
原标题:美团云苏宁云倒下了,他们却顺利突围

美团云苏宁云倒下了,他们却顺利突围

1981年4月,年仅45岁的杰克·韦尔奇成为通用电气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和CEO,并提出了著名的“数一数二原则“。

3月2日,杰克·韦尔奇的突然离世使得这一经营管理理念再次被提及,并被称为杰克·韦尔奇留给世界的最大遗产。

数一数二原则,在近日苏宁云、美团云相继宣布退出公有云服务市场一事上,显得那么应景...

没能抵过七年之痒

数一数二原则,指的是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,企业只有处处领先于对手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企业中的任何事业部门,如果不能在市场上数一数二,就要被整顿、关闭或出售

3月21日,网上曝出美团云宣布退出公有云市场的消息。中国软件网进入美团云官网则发现,该公告于3月12日便发出,并被置于官网首页。

公告这样写道:

因业务调整,美团公有云将于2020年5月31日0:00起,停止对用户的服务与支持,并回收资源。资源回收后将无法找回数据,为避免给您带来不便,请您尽快进行数据的备份或系统迁移。您也可以通过工单,提交退款申请。

美团云苏宁云倒下了,他们却顺利突围

展开全文

或许多数读者同中国软件网一样,对美团云不甚了解。根据美团云官网介绍,美团云是美团于2013年便推出的公有云计算服务平台。

从成立至今,美团云已在华南、华北等多地建设了Tier3+级别的高标准数据中心,并相继上线了云主机、存储、网络、负载均衡、数据库、缓存等性能产品。

同时,依托美团在O2O、餐饮、酒店、旅游等行业的经验,美团云相继推出了餐饮云、酒店云、交通云等标准化行业解决方案,可根据各类客户个性化需求,助力企业轻松上云。

美团云总经理李爽在决定美团云加入公有云市场时便表示:“美团云将依托美团点评在电商、餐饮、酒店、旅游等行业的技术积累,帮助更多行业相关企业业务云化,同时填补成长型互联网公司对云计算服务的需求。”

无独有偶。在美团云被曝出将退出公有云市场的消息后一天(即3月22日),苏宁云退出公有云市场的消息也被曝出。中国软件网了解到,苏宁云宣布停止公有云服务的公告早在2个月之前便发出,但直到今天才被曝出

美团云苏宁云倒下了,他们却顺利突围

相比美团云,或许苏宁云在公有云市场的声量更加微弱。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苏宁当时做公有云服务的决心。公开资料显示,苏宁云在2018年时曾表示将投入5亿元,并将研发团队扩充至1200人。

此次苏宁云宣布关闭退出公有云市场,不仅仅意味着苏宁云要解决1200人的裁员补偿、转岗问题,更代表着一年多前5亿元的投资以及前期的技术、资本投入均将付之东流。

有多诱惑就有多凶险

其实,无论是美团还是苏宁,其进军云计算市场的原因很简单。且从当下中国云计算市场也能看出,互联网巨头提供云计算服务很普遍,阿里、腾讯、百度、京东纷纷涉及且做的还不错,尤其是阿里。

美团和苏宁之所以进军云计算市场,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这个市场足够吸引人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《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》显示,2019年产业规模预计超过千亿达到1290.7亿元,到2021年,产业规模将破2000亿元。中国信通院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,未来中国云计算市场的增速有望保持在30%以上,继续高于全球水平

另一方面便是自身的天然优势。以美团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,天生基因便是技术强,且其进入云计算市场,往往不同于其他类型企业般直接进入,而是将自身业务搬至云上后的“顺势之举”。

以美团为例,美团自2012年起部署私有云,起初是为了美团点评内部的外卖、电影等业务服务,后延伸至餐饮、酒店、旅游等领域。2013年,美团云才开始对外运营,2015年正式独立运营。

但残酷的云计算市场,并没有因为美团和苏宁的“两腔热血”而对其“网开一面”。进入云计算市场的几年中,美团云、苏宁云丝毫没有引起一点关注,二者早早发布的停止服务公告在十余天、甚至是两个月之后才被发现便是最好的证明。而诸如AWS之类的云巨头,一旦发生宕机,随即在全网传播。

最重要的是,在各种相对权威的中国云计算市场报告中,无论是从市场份额还是营收上,根本看不到美团云或苏宁云的影子,而云计算又是个马太效应尤为明显的行业。这便意味着, 无论是美团还是苏宁,这几年做云做的并不舒服。

关于美团云放弃公有云服务的传言,更是早在2018年2月便有报道。该报道称,那时起美团内部小部分人士便对美团做云表示不容乐观。

美团云苏宁云倒下了,他们却顺利突围

回到当下。同样都是互联网巨头,一边是阿里、腾讯、百度做云做的风生水起,一边是美团、苏宁黯然收场,这样的情形不禁令人唏嘘。而又是什么,导致了美团云、苏宁云这样的结局?

在中国软件网看来,美团云、苏宁云接连退出云计算市场,并非某一因素所致。时间、资本、战略等多个方面均表明着:美团云、苏宁云要想成功,难度很大

首先,入局太晚。云计算2006年便在美国兴起。阿里于2009年推出云服务,这也是国内第一家提供云服务的厂商。腾讯也于2010年进入云计算市场。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先入局者一定能成功,但先入局者还是占据着有利地位。

反观美团云和苏宁云。美团云于2013年推出云服务,苏宁云更是在2018年才有声量。即便从2013年来看,阿里和腾讯便在云计算市场耕耘几年,进行着产品、技术、生态的完善,更不要谈在云计算已经成熟的2018年。

其次,资金的支持。云计算是个重资产行业,需要企业做好长期大量投入,短期无盈利的准备。Rackspace便是一个例子。在2010年前后,AWS的对手并非微软Azure、阿里云、谷歌云等,而是如今已转型为托管服务提供商的Rackspace。由于当时无法继续投入资金和AWS竞争,Rackspace逐渐退出云计算市场舞台并成功转型。

美团云、苏宁云亦如此。无论是美团云还是苏宁云,公司的经营状况均不允许其在云业务上持续投入重资产。从美团来看,2019年8月,美团发布了其第二季度的财报,这也是美团成立九年多以来首次盈利的财报。

从苏宁云来看,苏宁易购2019年业绩财报显示:该公司的净利润录得110.16亿元,同比下降17.34%。而根据此前公布的业绩预告,2019年苏宁易购的非经常性损益盈利位于159.55-161.55亿元之间,为近十年新高。这也意味着,苏宁易购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将至少亏损49.39亿元。

最后,战略地位。美团云和苏宁云在各自公司的战略,并不像阿里、腾讯、百度等,将云计算提升到一个战略位置。以美团为例,其重心仍在原来的互联网业务,尽管美团现在朝着多元化发展,但始终是围绕2C衍生出的互联网业务。

再看阿里、腾讯、百度。阿里在2008年便确定“云计算”和“大数据”战略,2018年宣布将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,2019阿里云峰会上,阿里云“达摩院加持的云、数据智能的云、最佳实践的云和被集成的云”“四级火箭”战略发布,开启下一个十年。

腾讯也在2018年9月30对其组织架构进行大调整,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(CSIG)。通过CSIG打通B端服务,进一步拥抱产业互联网

百度亦如此。2016年李彦宏便在百度云计算战略发布会上发布了百度云“人工智能+大数据+云计算“三位一体的发展战略。201812月,百度智能云事业部(ACU)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(ACG)。不久前的3月13日百度云再次进行架构调整,内部人士称此次调整是为了大力发展2B业务,并使百度云的技术和销售团体沟通更顺畅。

中生代服务商的突围

尽管美团云、苏宁云倒在了中国云计算历史的“短河”中,也尽管中国云计算市场被阿里云、腾讯云、电信云主导,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云服务商并无机会。相反,中国软件网也看到,以Ucloud、金山云、青云Qingcloud等为代表的中生代服务商们不仅生存了下来,且生活得还不错。

Ucloud为例。作为中国云计算第一股,Ucloud坚持中立、不涉及客户业务领域的硬核原则深入人心。不与巨头硬磕、差异化选择目标客户是Ucloud生存的准则;聚焦自己擅长场景,如游戏行业,并向金融、教育、零售、智能制造等传统行业延伸是Ucloud发展的关键;而不做应用类SaaS,与合作伙伴携手为客户提供具体应用则为Ucloud生态建设目标。

再看金山云。从2012年进入云计算市场起,金山云便坚信基于自身优势,深耕行业云才是未来。而视频和游戏便是金山云首选的两个行业。经过几年深耕,金山云已经服务视频行业TOP20全部客户,覆盖90%以上的知名短视频和直播App,且排名前100的手游公司有90%与金山云开展了合作

金山云在接受中国软件网采访时也表示,随着近两年互联网进入下半场,产业互联网兴起,金山云也全面向企业级市场进军,通过互联网、政企两项业务相互借势,产生“双核裂变”效应,实现业绩增长。

青云QingCloud“如果你只比巨头好一点点,你就没有机会。”这是青云QingCloud成立时,青云QingCloud CEO黄允松说过的一句话。这句话也成为青云QingCloud走差异化竞争道路的准则。

在青云QingCloud看来,对技术、企业IT趋势的前瞻和把握以及自身对技术的实现能力是青云QingCloud在云计算市场中突围的两张王牌,“云计算是有门槛的,技术是其中非常关键的因素。” 青云QingCloud市场相关负责人称。

同时,还有青云QingCloud对企业级市场的专注。无论是成立时提供的公有云服务,还是从2014年起开始涉足私有云领域,企业级市场一直是青云QingCloud的耕耘目标。如今的青云QingCloud,凭借在公有云和私有云两方面的优势,已形成了统一架构、统一体验的公私混托一体化服务,可为企业提供全栈(IaaS、PaaS、应用平台)、全态(公私托混一体化)、全域(云网边端一体化)三位一体的全维云平台

不难发现,尽管这些中生代云服务商们的战略、客户群体各有不同,但相同的是,各自均找到了擅长的领域,并充分发挥了自身优势。这便是他们能成功的原因。

|美团退出引发的两个思考

另一方面,围绕美团云,还有两个话题同样值得关注。

一是美团自身业务谁来支撑

目前美团所有的业务均在自家私有云上运行,在停止提供公有云服务后,美团便面临着两个选择:继续维持自身私有云的运行支撑现有业务,或者停止所有云服务,将自身业务迁移至其他云平台。

中国软件网认为,美团仍将保留自己的私有云。原因在于若将现有业务迁移至其他公有云平台,不仅在迁移过程中面临数据丢失风险,此后或多或少也将面临麻烦。而借助其他厂商部署私有云则更没必要。

二是百度云、京东云何去何从

相比美团云,尽管百度云、京东云声量更高,但在整个云计算市场中,这两大互联网巨头并无太大优势。百度云在基础设施市场的表现不错,但份额只有阿里46.4%份额的1/5左右。京东云在IDC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(2019第一季度)跟踪》报告中,首次跻身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前十,排名第九

与市场份额不同的是,两家对云可谓相当重视,与云相关的组织架构频繁调整便是证明。这也间接证明着无论百度还是京东对现况不满意。

在中国软件网看来,无论是百度还是京东,即便云业务表现不佳,即便未来仍要持续大量投入,两家均不会放弃云市场。这是因为,做云是两家在未来保持竞争力最容易的方式。

“曹云社” 期·对话“云智慧”

《新基建带来的智能运维机遇》

有效问卷会收到我们赠送的星巴克咖啡一杯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