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斌撞击2019:光芒没有熄灭,避免亡于派系?

 admin   2019-12-14 09:07   86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原标题:李斌撞击2019:光芒没有熄灭,避免亡于派系?

李斌撞击2019:光芒没有熄灭,避免亡于派系? 软件新闻 第1张

一转眼,2019年的“余额”已不足二十天,坏消息再度传来。

12月11日,蔚来北美总部裁员141人。颇无奈的是,这是蔚来在美国第三轮裁员。

45岁的李斌带领一群人,坚持做一件有梦想的事。然而,残酷的现实给予李斌多轮“痛击”!

外界很难评判李斌的“激进+扩张”打法,或许方法没有对错,但是结果却是惨烈的。接近年末,朋友圈一个话题悄然兴起——谁是2019年最惨的人?一篇名为《蔚来李斌,2019年最惨的人》在朋友圈广为流传,引来各种目光:有人为李斌和蔚来鸣不平,有人指出其不足;更多人被标题的“惨”字吸引,瞬间闪现同情的目光。

当摘掉有色眼镜重新审视李斌,他真的那么“惨”吗?

01

互联网造车的“嘴”

李斌撞击2019:光芒没有熄灭,避免亡于派系? 软件新闻 第2张

2018年12月15日,蔚来汽车在上海主场举办“第二届蔚来日——NIO Day 2018”。舞台上的李斌依旧是那个款款而谈的蔚来创始人,不同的是,这一次李斌不孤单。

展开全文

开场没过多久,一台蔚来ES8缓缓开上台,随后李斌请上来一位特别的车主——他就是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。

李斌回忆五年前向雷军透露造车的想法,雷军当场直言:“互联网造车五年前特别热,好几百个团队在做,找过我的就有二十多个团队。等李斌来找我的时候,我一听到互联网造车头就疼,几乎等于骗子。”

很明显,雷军说的只是一句玩笑话,却道出了蔚来这几年的种种遭遇。

2013年9月,财政部与科技部联合发布新能源汽车推广方案;2014年4月,特斯拉向首批中国车主交付Model S;6月12日,特斯拉CEO马克斯在博客中宣布,开放所有特斯拉电动汽车的专利。这些消息像一阵阵春风,吹进对造车蠢蠢欲动的互联网人心里。

这一年前后,游侠、小鹏、奇点、威马纷纷冒出来。李斌的蔚来夹在其中,既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耀眼的那一个。因为与蔚来同月创立,贾跃亭也在微博上公开了乐视造车的“SEE计划”。在繁花似锦的造车新势力中,贾跃亭的光芒要远远盖过李斌。

俗话说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那时李斌为蔚来刚支起灶火过日子,首先要解决钱的问题。

李斌依靠之前积累的资本和人脉,先后得到雷军、腾讯、京东在内的56名投资人青睐,几乎把半个互联网大佬全都拉来入伙。

虽然李斌的蔚来有幸成为资本宠儿,但众所周知造车是一个烧钱产业,前期要投入巨大的资金研发;当实现量产之后,还要经受市场和营销策略的双重检验,稍有差错就会赔个精光。

刚开始创业时,李斌并不太在意,不过一年刚过便传出“没有200亿不要造车”的忠告。缺钱使他别无选择,只能火力全开,频频出席活动、混迹在媒体和投资人面前,李斌只为让更多人了解蔚来,让投资人打开钱包。

谁知世事难料。比起吸来“金” ,高调露面为李斌招来了更多“黑”, 一听到为梦想而打拼的励志故事,人们更中意看到蔚来如何用三年烧光百亿。

行业问题接踵而来,还没等到蔚来将车拿到投资人面前,此时涌现的各类“骗补车”将整个行业弄得乌烟瘴气;加上耍得一手好PPT的贾跃亭将自己拖成了老赖,“大厦将倾安有完卵”?对于前几年高喊造车新势力的蔚来来说,“PPT造车”也像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,唯一能摆脱魔咒的只有高调发布“量产车”。

8架包机、60节高铁车厢、19家五星级酒店、160辆大巴、5000名蔚来ES8用户、梦龙乐队……2017年12月16日,李斌带着量产化的蔚来ES8,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开了一场耗资8000万的发布会。

在那之后,李斌和蔚来的一举一动都在经受全国人民检阅,从与江淮汽车携手打造高端汽车到ES8交付时间推迟,再到交车后出现“半成品”ES8的舆论……几乎每个阶段都有人在质疑李斌。

好不容易挺到2019年,又撞上3月26日出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;紧接着是五月至六月,不断传来各地蔚来汽车失控自燃的负面新闻。在风口浪尖之下,5月28日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惨淡的数字成为蔚来巨亏的判决书。一时之间,亏损、退市、裁员、高层离职等关键词,充斥在与蔚来有关的所有新闻标题之上。

就是这个五年前雷军口中的“骗子”,五年后又成为“最惨”的人。殊不知,在成为蔚来创始人之前,李斌还经历过“三段创业”,以及一些比现在更“惨”的危机。

02

从悬崖边拉回自己

李斌撞击2019:光芒没有熄灭,避免亡于派系? 软件新闻 第3张

李斌的家乡是安徽太湖一个小山村,在他儿时记忆中,直到10岁才看到公路。因为 家乡交通闭塞落后,李斌的父母不得不外出打工,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李斌自小被迫与父母分离。

李斌小时候经常跟着外公放牛和照看小卖铺,耳濡目染之下领悟了外公最朴素的商业哲学课。初中毕业后,读中专和高考成为摆在李斌面前的两条路

原本他听从长辈建议报考中专,但就像抛硬币一样,只有在抛出那一刻才真正明白内心的想法。1991年,李斌以绝食相逼放弃了读中专 ,以太湖县文科状元考入北京大学读社会学。后来李斌称,那时的选择是在悬崖边把自己捞回来的本能

走出大山,外面的世界对李斌来说一切都是新的,所以大学期间李斌一刻都没有闲着,不仅辅修了法律和计算机两个专业,还前前后后打过50多份工。

1994年 ,网线被拉进中关村,当李斌初次接触到互联网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商机。他于1996年成立北京南极科技有限公司,主要提供注册域名和境外主机租用服务。伴 随互联网兴起的红利,李斌第一次创业很顺利,当时一个月有几十万元入账。

事业起步仅一年有余,1997年李斌搁置了南极科技的经营,原因是当时“被北大学长李国庆 吸引”,参与创办当当网前身“科文书业”。不过比起稳定的收入 ,李斌更喜欢创业,一年后李斌放手离开。

之后两年,李斌一边打理南极科技,一边思索下一步计划。这时另一位北大师兄建议他要不要做汽车网站,正巧2000年美国有一家汽车网站成功上市 。这个消息为李斌摇摆的内心注入一剂兴奋剂。同年6月,李斌火速创办易车网。

在互联网泡沫最膨胀的2000年,李斌说,“当时他觉得自己是中国的比尔盖茨,创办一个公司只需三四年就能上市”。当所有人沉浸在互联网蓝海时,一夜之间泡沫破碎,绑在他们身上的救生圈随之消失,包括李斌的易车网在内,都面临被淹没的危险。

于是投资者纷纷要求撤资, 2001年底,李斌站出来说:“公司现在只剩下600万,你们都拿走,亏掉的400万,我个人就是把住房全部卖掉也要还上。”到2002年,公司员工数从80人减至7个人。那一整年,李斌“每天坐1个小时公共汽车去上班,口袋里不超过10块钱”。

拮据的生活在2003年春天迎来转机。那一年,一场名为非典的病毒袭击大半个中国,当人们不得不躲在家里隔离病毒的时候,互联网再次兴起;加上逐渐扩张的私家车市场,命运的天平再次偏向李斌的易车网。

2004年 ,易车网开始重新上线,推出新车、二手车业务,紧接着大规模资本也跟着投了进来。挺过黎明前的黑暗,李斌走上了出行领域的康庄大道。

2010年,创立10年的易车公司在美国上市,成为中国首家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。李斌却陷入反思,他发现之前几年带领易车所做的战略重心,虽然产生了好的效果,但始终没有抓住重点。他本着心中坚信的从悬崖边拉回自己的能力,即使否定自己多么艰难,还是做出了调整。

易车网上市后李斌实现财务自由,带着资本以易车网原有的业务为基础,向下垂直做了许多投资。

2014年,李斌40岁。都说人到四十就会变得安定,但李斌却再次折腾起来。这一年,他把易车旗下的融资事业部独立出来,成立了易鑫,三年后这家公司在港交所上市;2015年初,他出资146万元投资摩拜单车,后来在这笔投资中换回13.4亿……但折腾 动作最大的还是蔚来

03

“其实没那么惨,我们还是不错的“

创立蔚来后,李斌的全部工作重心转移到蔚来,即使在易车网总部也只有参加股东会议时才会出现他的身影。并且在外出席活动时,除了易车网董事长的名片,他还会把蔚来的名片递到对方手上,这个时候总是免不了特别介绍一番。

虽然李斌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,但因低调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情况居多,可为了蔚来,他可以以创业新人的姿态向对方介绍自己和蔚来。

之前有人总结,2015年李斌一共出了17次国,每一次都是为蔚来而去。李斌曾在镜头前不只一次谈及,因选择创业而辜负了家庭。如今看来,现在的李斌更像是蔚来的父亲,为了“烧钱”的蔚来跑遍全世界,寻求人才和资本这两味特效药。

纵然这么努力,2019 年对李斌和蔚来来说,着实难熬。就像天底下所有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一样,面对蔚来汽车销售下滑、亏损增加、股价暴跌等困难,李斌一直用“多大点事儿”回击外界种种不看好。

李斌撞击2019:光芒没有熄灭,避免亡于派系? 软件新闻 第4张

蔚来汽车2019年交付情况统计

当别人将“惨”字放在自己头顶时,李斌在12月6日的“2019全球创始人大会”上二度回应:“其实我没那么惨,我们还是不错的。”

李斌的底气来自不久前蔚来公布的11月份销量数据。11月,蔚来新车交付量为2528辆,包含2067辆ES6和461辆ES8,这也是蔚来连续三个月单月销量突破2000台。截至2019年11月30日,蔚来共交付ES6和ES8车型28743辆,其中2019年交付17395辆。

目前为止,蔚来交付的车辆分布在全国296个城市,遍布中国90%的地级市;10月份,蔚来ES6以2203辆销量摘得国内豪华纯电动SUV销量桂冠;12月5日,传来第10000台蔚来ES6下线的喜讯。

关于讨论声最高的赔钱问题,12月7日,李斌在中国汽车企业创新评价大会上回应称,“人人都看到蔚来赔了很多钱,但钱都花在研发和用户服务上了,并没有拿来吃喝”。自从创立蔚来开始,李斌投入了1.5亿美元几乎全部资产,而且结婚几年李斌都是在租房。

虽然蔚来距离盈利的目标还很遥远,但处于新能源汽车寒冬的当下,李斌和蔚来汽车正在用行动向外界表现他们顽强的生命力。

04

“活下去”:派系整顿势在必行

李斌撞击2019:光芒没有熄灭,避免亡于派系? 软件新闻 第5张

这是一个热泪盈眶的镜头:2018年6月22日,李斌44岁生日。

他的妻子王屹芝在蔚来APP上祝他生日快乐,这位温柔的妻子感慨:“这次创业太苦了,你长了好多白头发,交车压力山大……”李斌承认,蔚来汽车是他经历的最难一次创业。

2019年11月20日,是蔚来五周岁的日子。即使在五周年生日这一天,人们对蔚来同样是苛刻的。蔚来从诞生到今天,从质疑销量、吐槽质量,再到怀疑存活,蔚来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。

在蔚来,除了销售团队、服务团队、行政团队,剩下的就是研发团队,而研发团队的分支非常庞杂。蔚来的“三电技术”,电池、电机和电控是三个独立研发团队;除此之外,还有车机硬件、自动驾驶、车控研发等。

在蔚来内部人士看来,蔚来反而是死于派系林立。有员工透露,“蔚来三大派系,彼此缠斗。特斯拉系的员工占70%,苹果系占25%,剩下的是一些来自零售行业的人”。后期包括酒店、航空、英语教育领域的人也加入进来,“从零到一,就是一个东拼西凑的过程”。

在快速扩张的泡沫里,蔚来披露的财报显示,蔚来人均人工成本超过50万元,其中研发人员人均人工成本超过80万元。

颇为意外的是,高薪聘请的管理层反而成了员工眼中的症结所在,他们纷纷向包括锌财经在内的媒体透露自己的不满情绪。他们认为,蔚来的管理问题主要集中在中层管理人员上。

“城市端的城市总经理拥有较大权利,在这个城市里,所有把控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,也就是说这个城市发展得好不好,要看城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一位员工说。

在公司内部,并没有一个相对完善的管理体系。在不同派系内,领导会更重用他们带来的“兵马”,占山为王的现象并不罕见。如此庞大的一个团队,都是不同的人用不同的经验去组建的,要产生团队效能是很难的一件事。

内部忧患的同时,蔚来高层迎来多次震动。2019年7月,软件副总裁庄莉离职,她曾带领团队完成蔚来软件从0到1的过程;8月,联合创始人郑显聪“退休”;CFO谢东萤离职,他曾是协助蔚来融资和上市的重要人物。

不仅是北美总部裁员,蔚来国内裁员也已进行多轮。融资停滞、资金链收紧、CFO谢东萤等高管接连离职,蔚来早已陷入一场危机。

今年8月22日,李斌发内部信承认裁员,并将继续缩减2500人。蔚来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营业净亏损同比扩大83.1%,至32.858亿元。此时蔚来相比去年巅峰市值的119亿美元,已经蒸发超90亿美元。

李斌的好友曾回忆,2011年一个冬夜,当李斌说自己将来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是造车时,“那个冬天很冷,李斌的眼里放着光。” 八年之后,2019年的冬天依然很冷 。不过任何场合一旦提起蔚来,李斌的眼里——那一份光芒 始终没有熄灭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oxpdf.com/post/239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