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最新资讯独家资讯正文

软银愿景基金亏损177亿美元 WeWork估值大幅缩水94%_投资

原标题:软银愿景基金亏损177亿美元 WeWork估值大幅缩水94%

出品 | 搜狐科技

作者 | 梁昌均

5月18日,日本软银集团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及第四财季财报,录得有史以来最大亏损。

数据显示,软银2019财年经营亏损1.35万亿日元(按最新汇率计约合126亿美元,下同),上年同期利润约4949亿日元;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亏损为9615.76亿日元(约合90亿美元),上年实现净利润为1.41万亿日元。第四季度净亏损1.44万亿日元(约合131亿美元),去年同期为亏损1272亿日元。

这创下软银成立39年以来最大亏损纪录。对于亏损原因,软银称主要系旗下愿景基金的投资项目出现巨额亏损。在恶劣的市场环境中,该基金所投资的科技公司价值出现了大幅下跌,全球最大风投机构迎来至暗时刻。

财报数据显示,2019财年软银愿景基金亏损高达1.9万亿日元(约合177亿美元),而其上年同期实现利润1.26万亿日元;仅仅是四季度,愿景基金投资亏损就达到1.1万亿日元(约合103亿美元)。软银还称,2019财年不包括愿景基金的运营利润为5671.10亿日元(约为53亿美元),同比依旧下降48%。

据了解,软银在2017年成立愿景基金一期,总规模高达1000亿美元,规模之巨震惊全球创投圈。随后愿景基金开始在全球频频出手,短短三年时间累计以750亿美元的成本投资了88家创业项目,其中包括滴滴、Uber、OYO、Wework等诸多共享经济领域的知名创业企业。

然而在全球一级市场疯狂买买买的愿景基金,2019年遭遇滑铁卢,旗下所投项目接连出事,2020年的疫情“黑天鹅”更是使得其雪上加霜。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此前称,伴随着疫情肆虐全球,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,并承认有战术失误。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3月底,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估值已缩水到696亿美元。

这其中最为引发关注的则是愿景基金投资超过100多亿美元的美国共享办公企业WeWork,其在IPO失败后估值持续暴跌,疫情使得其经营更加举步维艰。最终信奉“规模即正义”的孙正义无奈选择“割肉”,并在今年4月临时终止了50亿美元新融资和30亿美元要约收购的救援计划。

这最终导致双方反目。先是WeWork董事会下属的特别委员会宣布起诉软银,指控软银未能履行收购要约。半个月前,WeWork联合创办人兼前行政总裁诺伊曼(Adam Neumann)也指控软银集团违反协议条款,提出起诉,曾经亲密的战友走向决裂。

孙正义曾坦言,就WeWork这笔投资而言,“我犯了一个错误”。软银集团曾快速决策投资阿里巴巴,并获得数千倍回报的神话,没能在被孙正义称为“下一个阿里巴巴”的WeWork身上再次复制。

除了WeWork,愿景基金投资的号称SpaeX竞争对手的OneWeb,美国共享出行巨头Uber、印度连锁酒店OYO等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。据媒体报道,OneWeb已经申请破产保护,Uber深陷亏损泥潭且股价持续下跌,OYO则出现多轮大裁员,疫情期间亦遭受重创。

这些最终将软银拖入巨亏深渊。具体来看,软银将愿景基金对Uber的投资减记52亿美元,将WeWork的投资减记46亿美元,并称Wework的估值已降至29亿美元,相较470亿美元的最高估值已缩水近94%。同时,愿景基金在其他科技投资上还合计录得约75亿美元亏损。对此,软银归咎于疫情引起的经济冲击。

这也影响了软银未来的投资计划。此前4月,因投资初创公司业绩加速恶化,软银决定冻结旗下愿景基金2期投资。软银在财报中还表示,如果疫情持续,公司投资业务在下一财年仍会面临不确定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作为阿里巴巴最大股东,软银再次减持了阿里巴巴的股票。财报显示,2019财年软银通过出售阿里巴巴和SB Cloud公司的股票获得了1.1万亿日元的资金。而就在发布财报之前,软银称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退出公司董事会。

软银同时宣布了一项新的股票回购计划,将在2021年3月底之前将投入47亿美元回购股票。这是过去两个月内,软银第二次加码股票回购。

评论